夜幕下的西安城中村打工的小夫妻

傍晚,在长乐坡地铁站外,碰到老家村子里一个邻居。她正带着媳妇和孩子,坐在站外的台阶上。虽有几年没见了,但他离老远就认出我来,彼此打过招呼,问了近来境况。得知他一直在打零工,帮人拆墙,就租住在附近一个城中村。听到我已买房,他流露出艳羡之色。而我呢,倒更怀念以前在城中村的日子。

  在他的邀请下,跟着他一起去了他现在住的那个村子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村子里仍是记忆中的样子,走到村口,黑摩的和三轮车成群,走进去,水果摊、鞋袜摊随处可见。

  大街上人流量没有以前那么密集,除了中老年男人外,其中不乏穿着打扮都十分时尚的单身女孩子,并排行走的年轻情侣,以及带着孩子的少妇。在各个店铺的灯光映射下,女生们靓丽的衣裙分外夺目。

  走到巷子深处,服装店、小饭店开始多起来,凉皮、肉夹馍、包子、米饭、杂肝汤、炒面、拉条,金丝饼、冒菜、烤肉、小火锅,凡是想吃的东西,这里都可以买到。

不过,在35度的高温下,路人都挥汗如雨,对于吃的自然缺乏兴趣。不少店铺内一眼望去,空空荡荡。

  而许多女装店,衣服都摆到了店门口,漂亮的女老板们就站在门口招徕顾客,纸牌上写着30元的醒目大字,显示着竞争的残酷。

  终于来到了邻居租住的地方,那是位于顶楼的一间钢构活动房,比城中村常见的单间大一点,一家三口勉强可以住得下,在墙角还有个简易的布衣柜。

  住楼顶不热吗?我问。

  有空调呢!邻居说。

  我这才注意到那个布衣柜上方装了个一匹的空调。

  闲谈中得知,他平日帮人拆墙,每天能挣个二三百,不过收入并不稳定,有时没有活干,只能上人市揽活。而媳妇也没工作,只是每天接送孩子上学。

  然后,我们又聊到了老家的一些人和事。他告诉我,有个邻居家的孩子去年在这个村子卖凉菜,不过生意不好,最后赔了几万块,不干了。还有个邻居,曾和他一起在工地上干活,从高空摔下去,变成瘫痪,赔了几十万,但后半生也完了。

  你未来有啥打算?我问。

  干一天活挣一天的钱么,能有啥打算?改天没活干了,就去开摩的算了!再过几年老了,打工没人要了,就回老家种地吧。买房这辈子别想了,现在房多贵的!你们当初买的早,赚到了!邻居说。

  那就不买吧!我说。想想每月几千块房贷,我就感觉压力山大。而他虽然没房,好歹有老婆孩子,也没外债,赚多少花多少还是挺幸福的。

  回来的路上,街灯依然璀璨,行人川流不息,小贩的叫卖声也是此起彼伏。而我心里却五味陈杂,感觉眼前的生活熟悉而又陌生……

微电:18508507204
西安全城东南西北场子会所,足疗按摩带释放店,桑拿洗浴推荐,权威认证西安李东微电:18508507204

作者头像
huawei创始人

西安全城东南西北场子会所,足疗按摩带释放店推荐,权威认证西安李东微电:18508507204

上一篇:二季度全国城市活力排行西安是唯一夜生活指数前十的北方城市
下一篇:西安TC酒吧新开业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