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烤西涮南摊北面,西安人的宵夜江湖…

衡量一座城市的繁荣程度,宵夜一定可以是至关重要的维度。

白天大家都是正经的上班族,胃被盒饭外卖便当填满,根本顾不上精致的讲究。而急三火四的早餐时段更是以快准狠为出发点,以省时省事为方法论——街上常常能看见赶着打卡的白领丽人,手里拎着油渗到塑料袋的菜夹馍和包装极其接地气的八宝粥,踩着高跟鞋翩然而过,以极其不具有代入感的形象给生活的真相来一记扣杀。

早餐和午餐,都是为了生存,只有宵夜,才能稍微窥见一丝西安人真正的生活。

根据商务部的相关调查,城市消费的60%发生在夜间,只有结束和工作的互锤之后,大家才有时间来安慰一天当中饱受折磨的胃。

即便是号称要减肥的人,白天都吃了一天的水煮鸡蛋全麦吐司鸡肉沙拉了,不吃点好的还怎么活?

所以天一擦黑,小到城中村门口的馄饨摊,大到全国连锁知名餐饮店,都开始摩拳擦掌忙忙乱乱起来,进入“战时”状态——如果别处的食客是上帝,那在西安却一定要分帮派来看待了。

太阳下山,巷子里,马路旁,有门面没门面的店,都开始活起来了,各大帮派也纷纷开启了“比拼”,顺便形成了“南烤、北涮、西摊、东面、中坊上”的格局,让吃宵夜的江湖儿女各自精准落脚。

涮锅派:

十步截一人,千里不留行

当一群人选择聚餐地点时,任何轻易出口的选择总容易引发其他人的分歧攻讦,唯有火锅或串串,有秦时张仪一般的功夫,一番合纵连横,总是最能让人达成一致。

吃火锅,西安人肯定是吃不过成都重庆人的,但西安人对火锅麻辣烫这一类的吃食保留余地,更爱它丰富多彩的选择。

不同于山城上空浓得散也散不开的麻辣味道,火锅派在西安向内划分,既有原汁原味的重庆麻辣派,也有油泼辣子做锅底、食材融入陕式元素的本地派,台湾火锅、潮汕火锅为主的南方海鲜派,还有已经半脱离“饭”的范畴的海外冰激凌派。

清汤锅红油锅番茄锅粥底锅鱼火锅,海鲜的鸳鸯的九宫格的,蘸香油蘸麻酱蘸醋的蘸沙嗲酱的蘸巧克力的,放浪形骸,会须一饮三百杯,每一种类的忠实粉丝都不少。

甚至有的店里把“梆梆肉”和腊牛肉这样的食材都下进了锅里,吃吧,品吧,火锅就是包容万物的代名词。

除了火锅,麻辣烫也很不错,可千万别把它想成是低配版火锅,很多麻辣烫店的锅底都是坚持自己炒料,正宗程度已经向着成都无限靠近。

比起火锅来,这样的饮食让食客更有参与感,大家端着桶或拿着筐,就去挑竹签上串着的鲜嫩多姿的各种食材,天下三分,分而又合,有的组团围攻,有的小道奔袭,有的声东击西,反正要是下手不快,你想吃的菜就到别人桶里了。

等吃完,数签子也给人成就感,战果下了肚,这成就感就是真实可触摸的。大家抱着肚子在街上散味儿,也是一种欢乐了。

走在西安任何一条聚集着餐厅的街上,十步之内必有火锅、串串和麻辣烫,勾着你的鼻子不许你走。从人均30的旋转小火锅到一顿一千多的高档餐厅,都能吃得酣畅淋漓。

吃完火锅,不由得也咂摸出一条道理:减肥不减肥不总是重要,喜爱美食的灵魂也很有趣。

烧烤派:

刚柔并济,一发制人

夜市是宵夜的主力,顺着孜然味一路闻过去,就能找到打开西安人夜生活的钥匙。

与火锅不同,烧烤一般都是在路上摆摊,叮咣乱响的啤酒瓶、几张便宜的桌子,油得包浆、踩上去吱吱作响的地面,就是吃烧烤摊位的标准搭配了。

别看这地方从不讲就餐环境,凳子都腻起一层老油,但是这烧烤摊确实最接近人类本性的地方。石器时代人们就生火烤出熟食,一吃变聪明了,才有后头的这些车水马龙灯彩佳话,别嫌弃环境,吃顿烧烤那就是回归初心。

烧烤摊的灯爱用个红罩子,不管是待烤的肉串还是光着膀子的老板,全晕出模糊的神圣;

不远处坐着一帮划拳的小伙子,喝高了兴奋,不喝高也比较兴奋,在摊子上畅所欲言,指点江山挥斥方遒;

吃散伙饭的毕业生在这里也感受不到全部的离别之情,虽然江湖路远明日隔山岳,但是此刻还不用世事两茫茫。

车流人声就在身后伴奏,而这边的烟熏火燎,街头巷尾的香风吹十里,总能刺激人最原本的口腹之欲。

把烧烤拍得馋人的本地电视剧,第一要属《西安虎家》了。烤肉板筋大腰子临兵列阵,孜然辣椒上下翻飞,肉上的油脂滋滋作响,把人看馋了的还有人情味,剧里烤串的李琦大爷穿着坎肩,亲切近人,而现实中摊子上手里攥着大把成品的伙计一样喜气腾腾:“谁要腰子,谁要纯肉,谁要鸡翅……”

五花八门,水陆杂陈,吃就吃它个全乎,烤鱼皮焦肉嫩,扇贝鲜甜生猛,连茄子土豆这种平平无奇的食材,也在油脂和辣椒中酥烂入味,吃一口就得到一分快乐,极其划算。

夏天越热,夜市越长,连在饭桌下等吃的狗们都足够油光水滑。只要你没有洁癖,烧烤绝对让你幸福。

咥面派:

扫地僧的内功

天下夜市多了,但是认真吃面的,陕西人可是独一份。一天不吃面,便觉得生活不充实,看见面不吃,那就更是和意志力的搏斗。大脑定时定点发电报,油泼面臊子面蒜蘸面形成密集弹幕,夺取老陕的注意力高地,不吃面,那就是一败涂地。宁愿让健身房的汗水付诸东流,也不能隔断和面之间的情意。

别看它不如其他宵夜起眼,但是属于面的三分地,总是占得牢牢的。

小摊派:

江湖儿女落脚处

在小摊子上吃吃喝喝,多见于加班晚归的人。炒饼炒面,馄饨米线,炸馍炸串,咸的肉的横的,都最能解乏落胃,如果有卖卤味的,来上一份更能画龙点睛,一番碳水狂欢之后,这一天才算在历经琐碎后得到一点幸福。

此外,回民街也是夜间人们常驻的地方。

柿子饼上的热油正辉煌,石榴汁和酸梅汤正美妙,炒凉粉灌汤包,八宝稀饭胡辣汤,任谁家的饭食,都能展开一场美好生活的味觉联想。

当夜幕拉下

人类的嗅觉味觉上升为主要感官

哪怕白天被生活锤得再惨

都可以用一顿饱餐

化解疲劳,打消不甘

常在江湖飘,没人不挨刀

吃宵夜吧

让烦心事都随着食物一起消化

在没有诗与远方的时候

让好心情因美味而长存

#西安头条##吃在西安##寻找美食#

微电:18508507204
西安全城东南西北场子会所,足疗按摩带释放店,桑拿洗浴推荐,权威认证西安李东微电:18508507204

作者头像
huawei创始人

西安全城东南西北场子会所,足疗按摩带释放店推荐,权威认证西安李东微电:18508507204

上一篇:白天不懂夜的黑,“最西安”夜生活正式开启
下一篇:城市烟火|一家小店,一家希望